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电动车网   请 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 企业专访 >> 宝能系3亿资金“闪电”举牌 兆新股份加码新能源受阻

宝能系3亿资金“闪电”举牌 兆新股份加码新能源受阻

时间:2018-7-30 12:37:00   来源:第一电动网   添加人:admin

  久未在资本市场引发关注的宝能系近日再度现身,举牌转型新能源业务的深圳市兆新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002256.SZ,以下简称“兆新股份”)。而另一边,宝能系正在加速减持万科。

  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000002.SZ,以下简称“万科”)7月19日晚发布公告称,在4月17日至7月17日,宝能系旗下钜盛华作为委托人的相关资管计划以大宗交易方式、前海人寿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A股股票5.5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7月24日晚间,万科再度公告,钜盛华继续减持4410.92万股,占万科总股本的0.40%。减持完成后,宝能系合计还持有万科22.52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0.4%。

  与此同时,兆新股份在7月18日发布公告表示,深圳宝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宝信”)从7月11日至17日累计增持公司股份9412.0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举牌资金超过3亿元。此前,深圳宝信未持有该公司股份。

  一减一增之下,宝能系此举似乎也在进一步向市场表明其“脱虚向实”,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决心,不过更多是通过收并购的方式在推进。巧合的是,宝能系此次举牌的兆新股份同样也将外延式并购作为其转型新能源业务的主要发展策略之一,不过成功的并购案较少。记者就公司是否将继续收购新能源企业等问题致电致函兆新股份董事会办公室,同时也就为何举牌兆新股份等问题致电致函深圳宝信,截至目前暂未得到回复。

  宝能系或意在锂电

  工商信息显示,深圳宝信在2017年底的法定代表人为姚建辉,在今年7月16日左右,原本担任董事长、总经理姚建辉变更为李敏斌。此前港交所的一份文件披露,姚建辉为姚振华的胞弟。而李敏斌也曾在或者正在宝能系旗下多家公司担任要职。

  根据官网介绍,兆新股份成立于1995年,2008年上市,2016年名称由“深圳市彩虹精细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深圳市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起,公司开始转型至新能源领域,并逐步布局至新能源电动汽车上游的锂资源及锂盐产品深加工领域。

  再加上宝能近一两年在新能源汽车上布局动作频频,此次举牌兆新股份也令市场推测是意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游——锂电材料。宝能集团在此前对本报记者的回复中表示,公司正加快全面布局汽车产业核心环节,全面打造涵盖“研发-零部件-整车制造-后市场”的完整产业链,围绕新能源化、新材料化、多功能化、高智能化,构建极具竞争力的汽车产业生态圈,力争用10~15年时间将宝能汽车打造成为具有强大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汽车集团。

  除了收购观致,宝能还在全国多地投资建设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涉及整车和零部件制造等。除了广州、杭州、陕西西咸新区,宝能在昆明的新能源汽车城项目占地6318亩,项目总投资计划约66亿元。

  此外,宝能也着手布局了汽车配件、汽车金融、汽车保险、汽车租赁以及汽车配套服务等业务根据宝能目前对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粗略估计,其在汽车产业的布局已投资过千亿元。

  兆新股份公告表示,深圳宝信不排除在未来十二个月内继续增加或减少其在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的可能。巧合的是,在7月23日,兆新股份又公告称,公司的原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彩虹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虹集团”)因2016年非公开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进入换股期,近期再进行了换股。截至7月20日,换股行为导致彩虹集团持有的兆新股份A股股票减少2.43亿股至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由26.67%下降至13.79%。兆新股份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彩虹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陈永弟,但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公告还指出,彩虹集团有意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减少其在上市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的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实际控制人陈永弟在2018年6月“由于个人原因”辞去了兆新股份董事、董事长、总经理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的相关职务,辞职后不再在公司任职。

  转型新能源 收购频受阻

  就在宝能系举牌兆新股份不久前,兆新股份正因终止重组后于7月2日复牌,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了20%,也使得兆新股份在7月4日发布了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兆新股份彼时在公告中表示,截至7月4日收盘,公司股票收盘价格为3.38元/股,彩虹集团已触及平仓线的质押股份数为87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66%;而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永弟触及平仓线的质押股份数为4.86亿股(这部分为限售股,不存在在二级市场直接平仓的风险),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也已触及平仓线。

  兆新股份此次停牌始于今年3月初,原因在于计划收购盐城星创资源循环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城星创”)和深圳市恒创睿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创睿能”)的全部股权,这两家公司均属于新能源电动车动力电池的循环利用行业。不过,最后终止收购的原因在于与交易对手方最终未能就该次交易的主要条款达成一致。

  这也不是兆新股份第一次收购遇挫。从去年中开始,兆新股份还对包括盐城星创、恒创睿能在内的阿李股份、惠强新材、锦泰钾肥、上海中锂等6家企业发起过收并购,意图入局锂电设备以及上游材料领域。最后,只有成功进入锦泰钾肥、上海中锂。

  兆新股份对锂电抱有很高的期望,其在2017年年报中阐述“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如是表示,公司规划在保持传统业务稳定增长的基础上,围绕电动车上游产业链布局盐湖提锂、锂盐产品深加工领域,不断提升公司在电动车产业链上游锂资源的行业地位。今年6月,兆新股份还将此前本来投资光伏项目的4.25亿元用于收购上海中锂80%的股权,交易金额为人民币5亿元。而2017年,兆新股份归属上市公司股份的净利润为1.53亿元,同比增长32.47%。

  在2018年4月举行的兆新股份2017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时任董事长、总经理陈永弟表示,公司一直主张通过内生式发展及外延式并购并行的策略,以确立公司在新能源领域的行业地位。

  多位电池行业资深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跨界收购具有两面性,对于处在转型新能源业务的公司而言,因为暂时没有相关的技术,通过收购可以快速切入到一个行业。但反过来,直接快速收购一些专业公司,后期也可能存在磨合、技术衔接的问题。

  高工锂电也指出,引入资本对于企业而言是一把“双刃剑”。今年上半年,今年以来,在锂电领域针对电池、材料、设备等企业的兼并购案例超过30起,涉及金额超过600亿元。而掀起这波并购潮的主要有跨界布局新能源的上市公司和锂电企业两大势力,前者主要兼并购对象是动力电池企业和锂电设备企业,其目的是想通过收购切入新能源领域,为公司增添新的发展引擎。但这类兼并购当前面临着标的估值暴增、优质标的稀缺、并购难度增大、标的企业竞争力下滑、对赌失败概率高等投资风险和压力。